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江西白癜风遮盖液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4 06:14:2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江西白癜风遮盖液,凤凰白癜风医院,河北白癜风能否治吗,微循环与白癜风的致病关系,北京治疗白癜风究竟花多少钱,福建能治白癜风的方法,海南白癜风能治疗吗

【光明书话】

寒来暑往,转瞬之间,文学大师陈忠实已离开我们一周年,与陈忠实相交相知40年中的种种往事,以及他最后的时光仍历历在目。

2016年4月29日上午7点45分,中国当代著名文学巨匠、小说家陈忠实因病不治去世。8点05分我即得知消息,尽管在此之前已多少有些思想准备,但泪水还是忍不住夺眶而出……回顾40年的交往真如同失去兄长的痛切。家中随之电话不绝,请我撰文有多家媒体,就在3月上旬西安出版社新任社长屈炳耀来汉中家访,见墙上悬挂的1980年陕西作家群照片中,已有路遥、京夫、邹志安、王晓新、蒋金彦等超过半数的人去世,深感痛惜。他约我写《横断面:文学陕军亲历纪实》,以亲历、亲见、亲闻角度展示文学大省陕西作家的风采。《陈忠实:白鹿原的绝响》为其中一章,4万余字,上周刚刚写完,天不假人,奈何。我立即动手,选出约5000字的一节,配图10幅于上午10时编好。该文在西北联大微信平台发出后,我即刻转出,转瞬之间,百人转发,反响如潮;下午2时新华社资深摄影记者陶明又编入新华网等几家阅读平台,一天的浏览量超过7万多次。没有发动、不用号召,千万民众的心想到一块儿,共同缅怀中国不可多得的文坛巨匠、小说大师陈忠实。

文友之间交往,书籍多为载体。朋友需要的是互相成全。环顾我的书柜,陈忠实题赠的著作有几十种之多。其中两种和我相关,一种是中国旅游出版社2008年1月出版的散文集《乡土关中》;另一种是西安出版社2013年10月出版的散文集《白墙无字》。前一种是因为我曾在中国旅游出版社先后出版《陕西汉中》和《中国蜀道》,与责编、也是编辑室主任的王建华熟悉,他请我出面向陈忠实约稿,出版一种反映关中风土人情、配上图片、与旅游相关的作品集。我对陈忠实说了这件事后,忠实说事情虽好,但也为难。主要是写出的稿子散见各种报刊,也都出版过,缺少新稿;再说他也不会照相,没有图片。我说只要你同意,稿子我来搜集编排,图片我负责配,在此期间,你可写些朝旅游方面靠近的新作。事情说好,我即行动,把所能搜集到的陈忠实散见各种报刊的文章复印出来,又专程去他老家白鹿原一带拍图片,编为“关中自古帝王都”“农家桑麻图”“我说关中人”三辑,配图132幅。其中一幅是2000年4月,召开我的蜀道专著《山河岁月》研讨会期间,同游南郑县红寺湖时,我抓拍的照片。碧波荡漾,天水一色,那天在游船上,陈忠实,心情舒畅,谈笑风生,他讲话时的神态、手势与景物十分和谐,正好反映他中年时的风采。

另外一种是西安出版社2013年10月所出散文集《白墙无字》。陈忠实去世后,西安出版社原社长张军孝写出怀念文章《友谊之桥刚架起,他却永远地走了》,文中说:“我们策划了一套立足西安,面向全国的开放式的作家文库系列丛书,先后出版了熊召政、叶广岑、王蓬、莫伸等10多位省内外作家的或长篇小说,或中短篇小说选,或散文随笔选等几十本。当时,我一直有一个愿望,期盼能为忠实先生出一本作品集,以了却自己退休前的遗憾。可是,又担心忠实先生的稿子约不到。故于2012年10月30日这一天,利用王蓬由汉中来西安出差的机会,请忠实先生与王蓬、莫伸等作家一起聚会,向忠实先生表达约稿的心事。未曾想到,先生被我的真诚所打动,慨然允诺,相信王蓬和莫伸从中也起了助推的作用,这使得我的确有些喜出望外,而且在较长的时间里处在异常兴奋之中。”

陈忠实去世后,各家报刊媒体、微博微信,连篇整版报道,如潮涌动,足见人心所向,超越作家范畴,盖因陈忠实和他的《白鹿原》为这个民族筑就了巍然耸立的人格与精神高原。

记得当时我在接受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周微电话采访时,让我从多年文友角度谈陈忠实印象。我首先向她推荐了《陈忠实传》,并说作者邢小利上世纪80年代调进作协,与陈忠实有28年的同事关系,是2005年成立的以研究陈忠实及其著作为要旨的白鹿书院常务副院长,也是十多年来对陈忠实研究最认真、最执着的学者,他历时多年所写的《陈忠实传》,把一代文学巨匠的人生道路与创作成就,以及攀登艺术高峰的艰辛历程梳理得十分清晰,且真实客观、钩沉发微、详略得体,为国人留下一部关于陈忠实的信史。关注或研究陈忠实,首先应阅读《陈忠实传》。

至于我自己对陈忠实表达出来的是这样的意思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一个时代也养育一代作家。陈忠实出生于关中大地,八百里秦川,周秦创制,汉唐拓疆,华夏民族得以生生不息,陈忠实血脉中注定流淌着这个古老民族黏稠血液。真应该感谢和庆幸,在汉唐故都长安侧畔广袤浑厚的黄土地域,出了个陈忠实和他的《白鹿原》。

《白鹿原》问世的20多年来,一直处于中国文学和长篇小说的峰巅,并因改编为话剧、电影一次次掀起热潮,给人新的感受和启迪。犹如莎士比亚的戏剧,诞生的几百年间长演不衰。说不尽的莎士比亚成为英国人的骄傲;说不尽的陈忠实和他的《白鹿原》也会成为中国人的自豪。《白鹿原》中所深刻反映的厚重丰富、绚烂夺目的社会生活画卷将成为我们民族探究不尽、研究不完的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。《白鹿原》作者陈忠实的离世在汉唐故都西安,在中华大地男女老幼心中掀起久久不息的波澜。随着岁月推移,人们研究陈忠实和他的《白鹿原》心情会愈加强烈和迫切,陈忠实和他的《白鹿原》注定会走进中华大地最广泛的阅读群体,走进大、中学校的校园和图书馆,最终会在这个民族的记忆深处生根、开花并结果。

至于我个人,在与陈忠实40年的交往中,所有的际会和交集都让我回味不尽,时时给我启迪和激励,并受益终生。作为同时代的作家,陈忠实和他的《白鹿原》所达到的高度,让我毕其一生之力不可望其项背,在我已经第五次阅读《白鹿原》时,萌生过这样的念头:我们没有写出《白鹿原》,但写出了其他作品,丰富了文学也丰富了这个诞生了《白鹿原》的时代,丰富了这个民族的文化积累,也应该是种贡献,也就应该心平气和地继续自己的写作。

至于陈忠实在我心目中的位置,可用一句话概括,那就是:高山仰止。

(作者:王蓬,系国家一级作家,曾任陕西作协副主席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宝山白癜风医院